最新文章
从布列松的讨论引发——谈谈学术中缺失的历史观
摘要:社会进步,艺术发展,人的自身不断完善,一代一代,到了今天。作为当代人,或者说作为优秀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你,更应该明白——历史,是人的历史,艺术,也是人的艺术,树立一个正确历史观,是做历史研究和批评的前提。
0
214
魔鬼公子致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学生的公开信
摘要:代发魔鬼公子回应《今天看到一篇批评布勒松是虚伪大师的文章(朱炯)》的文章
1
2530
更多...
最新会员
/
黄紫白 北京/东城区
一个学生
Ashley 上海/徐汇
张毅杰 山西省/太原市
始终坚信认真用心做好一件事,都会得到一个让你自己满意的结果,不论好坏,只是不悔。
最新评论
暂且搁置老布个人,单就“决定性瞬间”一说本身,就我有限读书而言(不一一繁琐援引),基本含义是当场景中点线面的几何构成、动态、光影、情绪等视觉诸元素最佳交集时按下快门。相对它之前的摄影视觉语法混沌来说,这一说对视觉语言的组织理论探索是有所贡献的(这也是它被反复推崇、拔高的原因之一)。然而视觉组织方式是非常多元的,包括国族传统、时代思维和个人偏好等等。弗兰克、布歇夫妇、马丁帕尔是大家都知道的著名例子。不过没有很好地理论化,世俗影响力就PK不过“决定性瞬间”。 字符语言组织的历史更长,随着社会发展和表达诉求的演进,常用的几千个字,诗经、唐律、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白话诗、电影文学……乃至当代的官方话语和吊丝网语,构成和画风都丰富多彩,未来随着世事演进,还会发展。作为现场实录的摄影视觉语言的历史要短的太多(艺术创作影像借鉴了绘画史,另说),拘泥于“决定性瞬间”一说奉为至上显然井蛙。视觉大道是,非常深入地理解你面对的社会现场,找到最合适最准确的视觉组织方式;没有现成的,就探索创造一下。其实弗兰克、布歇夫妇和马丁帕尔就这么做了。 “决定性瞬间”依然是可资应用的一种方式,但视觉组织的潜力和前景远远不止。特别是中国摄影师,不必太迷信老外,面对本土现实景观,除了借鉴老外,更要汲取民族历史的和民间现时的视觉资源,进行中国画风再创造。
魏民 2017-03-23 19:34
再显示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