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推荐文章
须田一政非常低调,很少在当代艺术圈出头露面。直至2012年9月,他受代理松井冬子等独树一格的日本艺术家的成山画廊的邀请展览,才第一次进入商业画廊展出。事实上,须田一政的作品在西方学术圈评价颇高,只是他如同隐士般的创作心境,让他没有像其他摄影家知名。
林路 2017-07-16 09:13
0
1
320
△他们,都是摄影界的“名人” △他们的文章作品,已频频在各类摄影活动、展览、媒体上亮相 △他们在摄影领域里不懈地探索钻研,带动影响启发着诸多的摄影人…… △人民摄影报“与名家面对面”栏目邀请摄影评论家孙振军主持,与摄影界的名家面对面,希冀通过对话访谈形式,就摄影创作、理论研究、热点思潮、焦点话题等展开深度交流,为读者提供一处辨析平台 △在当下碎片化阅读盛行的趋势下,让我们的头脑保持一种深度的、理性的、系统化的分析判断和思维能
孙振军 2017-07-16 18:46
2
3
523
  我认为摄影的魅力在于留真、留景、留情,留细节、留记忆、留证据。一个人一天、一月、一年之中,几年、几十年之中,眼睛要看到多少人与景、物与事啊?但绝大多数都会因时间的流失而忘记。而用照相机拍下来的东西,却能相对长久地留下来。
孙振军 2017-07-11 11:46
2
5
250
前些日子,一本题为《金色时光》的画册,展现了里兹整个一生的传奇,还包括许多以往没有发表的作品和一些精彩的商业访谈,涉及许多重量级的人物包括辛迪·克劳福德、麦当娜、安妮·莱波维兹等等。画册还是里兹个人影像档案的汇编,包括底片的接触印相,因此成为了解和研究里兹极佳的素材。
林路 2017-07-04 19:35
0
3
285
摄影家回忆说:“我已经记不得使用我的第一台照相机拍摄时的情景了,那是一台我八岁时得到的礼物。但是我还清楚地记得12岁时外出使用雅西卡旁轴取景相机给朋友们拍照的情景,面对的是美国西部的景观。我的拍摄直到是在国家公园的礼品店买到的预先包装好的幻灯片。”也许从这一刻起,爱泼斯坦的镜头中就充满了异国情调,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在世界各地的体验以及深入理解各国不同的文化,让我对自己的国家有了更为全面的理解。我在今天所拍摄的照片,实际上也是从我20岁开始的一种生活体验的回应。”
林路 2017-06-23 19:54
0
6
751
舒阳:谢爱军将“独立影像”的特征定位在“去情节、去故事”,也因此取消了叙事的因果。通过将现实世界里的不同维度事物压缩成理解短路的扁平影像,谢爱军成为一个传递现实歧义的文艺范社会异端。他的作品标题的地点和时间在证明现实世界中偶然性无比强大的真实存在的同时,也反证了我们对现实世界本身的迷失感的难以磨灭的存在。
鲍昆 2017-06-22 14:57
0
10
2293
他有一段名言:“镜头前的世界错综复杂,我惊讶的发现,其实只要记录世界本来的面目,没有必要刻意创造另一种真实。”
林路 2017-06-16 18:34
0
5
915
始终握着相机,寇德卡所拍摄的画面既是一个外部的流放者,又呈现出流放中个人化的空间。展览中最为重要的部分就是12幅以往所从未见过的画面,都是他在路上的自拍像,就是在他从睡眠中醒来的瞬间。这些和以往我们所看到的流放的经典画面所构成的平衡,正是一种内心的呈现,是寇德卡在这些年中最为接近内心深刻体验的视觉切片。
林路 2017-06-04 21:22
3
8
1000
我拍摄照片,一般不是为了记录、复制“真实”,而是为了拿图像描述世界,抑或描述自己。
魔鬼公子 2017-05-25 14:34
0
3
2161
被称为“现代摄影之父”的阿尔弗莱德·斯蒂格里兹(1864—1946)以其促进摄影成为现代艺术形式所做出的历史努力产生了无可磨灭的影响力。而野岛康三(Yasuzo Nojima,1889—1964)则是20世纪10年代到20年代期间日本画意摄影运动的领军人物,并且在30年代早期和中山岩太、木村伊兵卫共同创建了摄影杂志《光画》(月刊)(Koga),这是日本最早的摄影刊物,风格前卫,印刷考究,品质一流。
林路 2017-05-23 18:33
0
2
720
厄韦特说:“我并不相信摄影能够改变这个世界,但是可以展现世界的变化。”吕布则以法国人的哲理作为归结:“选择或选择的自由只是一种存在的关注。但是对于摄影家来说,这需要一生的投入。”
林路 2017-05-15 20:36
1
5
1178
杜安·迈克尔斯曾说:我以为照片最让人刺激的,不是告诉你已经知道的事实。它没有能力也不可能通过一张照片复制某个人的脸。其不可思议之处就在于用新的方式观看人类。
林路 2017-05-06 07:11
2
6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