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推荐文章
须田一政非常低调,很少在当代艺术圈出头露面。直至2012年9月,他受代理松井冬子等独树一格的日本艺术家的成山画廊的邀请展览,才第一次进入商业画廊展出。事实上,须田一政的作品在西方学术圈评价颇高,只是他如同隐士般的创作心境,让他没有像其他摄影家知名。
林路 2017-07-16 09:13
0
1
320
△他们,都是摄影界的“名人” △他们的文章作品,已频频在各类摄影活动、展览、媒体上亮相 △他们在摄影领域里不懈地探索钻研,带动影响启发着诸多的摄影人…… △人民摄影报“与名家面对面”栏目邀请摄影评论家孙振军主持,与摄影界的名家面对面,希冀通过对话访谈形式,就摄影创作、理论研究、热点思潮、焦点话题等展开深度交流,为读者提供一处辨析平台 △在当下碎片化阅读盛行的趋势下,让我们的头脑保持一种深度的、理性的、系统化的分析判断和思维能
孙振军 2017-07-16 18:46
2
3
523
這是一幀存封近三十五年之久的並貼一體的舊照片,照片裏的人物都跟當年轟動全中國的攝影民間團體四月影會有闗,其中還有來自中國攝影家協會《中國攝影》雜誌社和《大眾攝影》雜誌社的三位官方支持者。他們分別(從左至右)是:張旗(已故)、陳凡(帆)、吳鵬、王苗、韓子善(已故)、龍熹祖、任一權。
陈帆 2017-07-16 07:08
0
0
270
玻璃湿版 专用相机
路万江 2017-07-14 17:27
2
3
891
中國大陸的照相攝影,從1949年開始至今,都是國政大一統字號的照相攝影。沒有太多大的變化。如果要從中國大陸毛式理念「普及與提高」來講述這個超級大平臺的發展,有兩點十分地突出:功利心極強的名利主義和泛民享樂玩賞心理,如果长此以往,前提就是一種專治文化、權貴文化和庸俗文化的浸淫。那麽基於這種残酷而潜依默化的現狀,民众為了维护做人的人格、信仰和尊严,以此所應必偁的公民責任感、社會公德感和歴史使命感還有甚麽可言?
陈帆 2017-07-12 05:42
0
1
361
  我认为摄影的魅力在于留真、留景、留情,留细节、留记忆、留证据。一个人一天、一月、一年之中,几年、几十年之中,眼睛要看到多少人与景、物与事啊?但绝大多数都会因时间的流失而忘记。而用照相机拍下来的东西,却能相对长久地留下来。
孙振军 2017-07-11 11:46
2
5
250
抗日英烈
路万江 2017-07-06 10:54
2
3
1058
前些日子,一本题为《金色时光》的画册,展现了里兹整个一生的传奇,还包括许多以往没有发表的作品和一些精彩的商业访谈,涉及许多重量级的人物包括辛迪·克劳福德、麦当娜、安妮·莱波维兹等等。画册还是里兹个人影像档案的汇编,包括底片的接触印相,因此成为了解和研究里兹极佳的素材。
林路 2017-07-04 19:35
0
3
285
独立话语权向来很脆弱,长期受其管制和束约,个性化发展或张扬在很长时期大一统国政体制下,弊端多多而应有的艺术个性化持质而被整改或丧失。从现代后中国社会的文化与艺术进入习近平时代后,在文化与艺术发展上的独立话语权有了明显的改善,这是长久以来在党国文化与艺术政策上,顺应全球经济与文化发展的客观反映。值得注意的是,照相摄影镜头的真实性,是无法回避的。又由于它的瞬间性和大众性的特征,镜头的客观纪录是无法改变的。如果说,照相摄影和意识形态的关系,那从来都是密不可分和无法回避的。它十分清楚地告诉你:无论党国政宣的照相摄影,还是个人非政宣指示的个体照相摄影,照相摄影师都在纪录现实的「客观的真实」,比如沙飞和李振盛、李晓斌、王文澜和吕楠。显而易见,这里讲的是纪实照相摄影,并且与大众业余照相摄影和发烧友无关。我将述评一位不可忽视的纪实摄影师黄小兵的从事纪实影像的经历,主要讲作品。
陈帆 2017-07-03 16:59
0
4
1295
我的骑行,我的看见(部分)。
康国生 2017-07-03 01:06
17
13
1830
百年前的彩色摄影专用器材
路万江 2017-06-29 18:17
2
5
836
知识的对立面是无知,但智慧的对立面则不是无知,而是愚蠢。无数的历史事例告诉我们,很有知识的人会因为没有价值信仰而非常愚蠢。
罗大卫 2017-06-29 16:53
0
3
599